学生APP们 请别贪心做“游戏”生意

2018-11-12 17:12:42

野火烧不尽 才隔日就复生了
 

自2017年开始,学习类APP“互动作业”就被媒体屡屡曝光违规,在今年10月26日终于被有关部门以传播色情、违规经营为由勒令关停。但还没等我们喊出“大快人心”,它已经换了个皮肤复活了。

记者发现,“互动作业”App关停后次日,其App和官方微信又“换皮”上线,并形成4个“分身”。两款名为“作业互助组”“初中数学作业”App,以及名为“同学们的家长四舅”和“小四舅”的微信公号,这些产品“互动作业”App关停后次日,其App和官方微信又“换皮”上线,并形成4个“分身”。

两款名为“作业互助组”“初中数学作业”App,以及一个名为“同学们的家长四舅”微信公号和“小四舅”,并且依然嵌入第三方游戏平台,利用大量游戏吸引学生流量。

学习APP

刚遭关停整改就能改名复活,不只是速度快,而且是贼胆大。据了解,虽然其号称是面向青少年的学习应用,但上述APP和微信号在推送低俗内容、推广游戏方面丝毫没有落下。粗略统计,在它接入的第三方游戏平台上,就提供了“哥哥打大A”“王城霸业”等几十款游戏,这些游戏均无需下载即可玩耍。小程序内还提供各类游戏圈为用户进行互动交流。

乱跨界没结果 支付宝也当过“支付鸨”

学习应用为什么要做“游戏”?其实在软件行业这类“跨界”行为并不少见,连我们熟悉的支付宝也曾当过“支付鸨”。

在早年微信兴起后,几乎每个产品都想做社交分一杯羹,支付宝也没免俗。2016年上线了“圈子”功能。但由于监管规则不完善,其中“白领日记”、“校园日记”等圈子很快和艳照低俗勾搭上,让支付宝深陷负面舆论漩涡。加之只有女性用户能发帖,男性用户能点赞打赏,因为被网友戏称为“支付鸨”

学习APP

不弄“游戏” 活不下去吗?

这类产品逻辑看似目标用户重叠,学生与学习、学生与游戏,可实际诉求其实南辕北辙,万不能结合到一起的。但因为利益诱惑,违规的绝不止“互动作业”一个,包括作业帮、猿题库也都曾被爆料学生社区存在低俗内容。这不禁引人发问,不开发“副业”,学生应用难道就活不下去吗?

答案显然是否定的。专业人士认为优秀产品不必贪大求全,能把自己的特色做精,服务做好,自然能赢得一片天地。如回归初心的支付宝,又如在学生饮用领域也有专精绿色上网服务的格雷盒子APP,只把“防沉迷”的特色做精,就在近2亿的K12人群中赢得的口碑和效益丰厚汇报。

格雷盒子

“互动作业”急功近利,结局是自毁长城,从业者当引以为戒。而作为家长,还需提高警惕和鉴别能力,孩子所用APP最好在专门的绿网应用市场下载,还青少年一个洁净网络生活空间,绝不能掉以轻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