别羡慕一线城市的孩子 我们曾有机会胜过他们

2018-11-21 16:34:23

一线城市,是个会让人羡慕的标签。那儿的孩子,光鲜,有才,尤其特有资源。他们身边环绕博物馆、科技馆、美术院;他们周末被竞赛、拓展、游学撑起;他们学校配套高级地令人眼红......


图书馆

图书馆

上海包玉钢实验小学被评“最美图书馆”

还有更好的呢!指导他们的教育者眼界更远,特别是在利用互联网学习这件事上。

他们敢在学校园手机!

当不少地区校园还“谈手机色变时”,上海静安区市西中学鼓励学生使用智能手机,让智能手机成为学习终端。上海特级校长、教育博士董君武主张“知识的学习过程,是要更多交给人工智能、网络与计算机。”

为何呢?看看市西中学的变化就知道。学校创新网学课堂,以人机互动引导自主学习;使用大数据诊断学生学情,在此基础上为不同学生提供不同的指导策略和学习方法;在网络技术充分利用基础上,学生的学习目标、学习内容、学习时间都可以自主安排。

碎片时间学习实例

再通俗地讲,利用网络随时能学,整合了大量碎片时间,等待时间、休息间隙、交通时间,一天下来能多出1~2小时额外学习时间,在人与人智力相当的情况下,当然越付出的越优秀。更不提大数据诊断,手机中学习工具对学习效率的提升。

回头再看看我们,中小城市的出身自然没得选的,但是互联网这个学习提升的通道是自己松开放掉的。

本来,利用网络,上至国家博物馆下到各类展出的资源都是公开取之不尽的。但你担心孩子上网只娱乐不求学,不允。

本来,在手机上,语数英数理化都有了专门的辅助学习APP,总结了大量学霸的经验。但你担心孩子开手机只打游戏,不允。

本来,精品课和名师早没了空间时间限制,视频教学也和线下同样有效。但你担心没时间监督,孩子打着学习的名义偷懒,不允。

他们怎么能放心孩子用手机?

难道一线城市的就不担心孩子用手机沉迷?其实不然,只是越发达的地区越包容越愿意尝试。例如,专业能管控的学生手机早就不新鲜了,但多少人因为固有偏见“手机只能玩”而没去尝试。

小格雷学生手机

专业小格雷学生手机早就能解决家长顾虑

甚至于,一些家长在知晓专业手机能管控使用时间,管控游戏,过滤不良信息后,多会感慨“早点知道就好了。”其中有因为没早知道,感慨自己瞎折腾的意味。但更多的是自责,因为没早知道,耽误了孩子的学习机会。

所以与其羡慕别人家的孩子,不如问问自己,有为孩子自主学习提供环境吗,有为孩子触网做好准备了吗,有用科学工具指导监督孩子使用手机吗?临渊羡鱼,不如立刻行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