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当网络“玩具” 你就要被这群山里孩子超越了

2018-12-19 13:55:09

还当网络“玩具” 你就要被这群山里孩子超越了你嫌弃的东西,可能是别人拼了命都想抓住的。在教育上,网络就是这件极富争议的东西。当城市里不少家长还在谈网色变,为孩子成绩下滑沉迷网络而焦头烂额时,偏远山区那端的学校,孩子们正利用它如饥似渴地汲取知识。因为他们深知这是扭转命运阶层的机遇,要么抓住考上重点,要么只能回家务农了。



 

网络给这群孩子上升机会

中国青年报《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》正向公众展现了这一景象。在教育的两条平行线上,一端是城市的名师名校,还有不断攀升的补习费为孩子们垫高起跑线。而另一端的山区,校舍是捐,老师是挽留下来的,一切似乎都像是“挑剩的”。在这边排名第一的学生,考起城市名校的卷子可能要挂科好几门。几十年堆积起的教学质量差距,就是这么现实。

然而,因一块直播屏幕慢慢产生了改变。从2002年开始,广西、云南多地数百校开始同步跟随成都七中平行班直播,一起上课、作业、考试。原本的“零一本”县开始出了一本学生,甚至考上清北,有的出了省状元,有的本科升学率涨了几倍。当这些消息被整理报道、公之于众时,人们欣喜互联网技术为中国教育带来的变化,高资质的老师、公开课水准的课堂都沿着网线照近偏远地区。

在偏远地区学生的印象里,他们仍对第一天“重点学校”授课记忆尤新。英语课,一会讲英文报纸,一会外教,一会TED演讲。语文课,老师以秋天的诗歌为引,旁征博引,引出十数名诗人生平。历史课,大半节课讨论的是课本上没有的额外史料.....这些都是县中学,乡中学完全不敢想的教学体验。原来上课总会有的嬉闹声,也在那一天课上全安静了。事后反馈中,很多同学其实说“好多地方都听不懂”。但从老师的视角看,她从未见过孩子的表情那么兴奋,那种兴奋是求知的渴望。

不只教室,因手机、平板普及,在线学习越来越方便。

“玩具”“工具”之争该停了

互联网对于山这头孩子来讲,是他们攀登未来的阶梯。同样是这个网络,怎么到了城市那头就变为家长避之不及“网络海洛因”?说到底是,是使用和引导的问题。偏远地区孩子可选择的不多,但他们因生活的磨砺具备更多自律,能多一分专心在利用网络学习上。再看城市里,虽然个人上网设备普及,但使用缺乏引导,导致网络及手机都极易沦为“玩具”,自然就被认为不好了。

其实,若能培养好青少年的习惯引导正确使用网络,无论在哪,网络都是助力学习的强力帮手。正如在成都七中,学生们是被允许携带手机和平板的,因为在接受教辅资料,小组学习讨论方面都有极大的便利,而学生靠老师的监督指导保障学生使用正确。诚然不是每个学校都是成都六中,不是每位家长都有老师的细心与专业,但只要有心培养孩子好习惯从来不缺方法和工具。如众多学校学生装机必备格雷盒子,不只是优质学习资源集中的平台,还拥有培养青少年学习好习惯的标杆能力,在各大应用市场都有极高好评。

好习惯下的学习事半功倍

教育正因互联网而产生巨变,当偏远地区的孩子借技术赶上来的时候,城市家庭更该多一份紧迫感。该重新审视自己对孩子触网的态度,工具从没有好坏,关键看使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