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儿子斗智斗勇477天后 他终于放下了手机

2019-06-14 10:26:14

今天说一说孩子玩手机的事情吧,这真是一个老生常谈又让人无可奈何的问题了。



因为别说孩子,自己天天微博抖音玩不停,早也加入低头族一员,而孩子低龄,贪玩,不稳定,不成熟,如果说游戏是顽固的病菌分子,孩子无疑是它的最佳养料。

当然我们首先还是要正视无论是以前的武侠小说、网吧、还是今天的王者荣耀,它们的存在一点问题都没有。

我听了看了很多家长的管理方法,基本分三种

强制型:不给孩子配手机,到高中甚至成年后才可以使用

放养型:我家孩子还算自觉,玩玩也没什么大不了,毕竟压力大嘛

民主型:会适当管理,每天规定玩多久,偶尔有拖延也没关系

家长们绞尽了脑汁,方法不一却还是发出了灵魂的质疑:为什么看了那么多育儿方法,孩子还是放不下手机?

我很民主啊,我充分尊重了孩子的意愿

我有规划呀,我与孩子定了约法三章

我真尽力了 他还是屡教不改……

这些都是真的,育儿理论是真,方法是真,我们学着模仿别人的成功经验,可有没有可能你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?

好比某某文章上的管理三步骤,你一定看过“和孩子规定玩手机的时间-要有奖有罚-多陪伴孩子”这些耳熟能详的方法每个人看过一遍都觉得自己明白了,也照着方法做了,不,你真的不那么明白。

这就和听课一样,老师讲的同样一段话,解答的同样一道题,你觉得你会了,可是你分数考出来就是比别人少了20分。很多时候我们解析事情的时候往往都是以偏概全,学了些皮毛就误以为领悟了真谛,但其实真正起决定性作用的往往不止是粗浅的表面。

我的初中同学大琼,孩子今年5年级,吃鸡王者打的那是一个厉害,总之也是个十足的手机控少年了。去年一次聚会,她带着孩子来,全程玩手机,后来菜上了大琼把手机收走,她儿子愣是把惊天地泣鬼神的哭声都发散出来了,哭了足足半小时,我都想把他抓起来揍一顿了。

内心忍不住吐槽这孩子怕是沉迷过度了,结果前几天约大琼出来喝茶,跟我说她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终于把儿子给制服一半了。

当然她的大概方法离不开我上述说的3大步骤,只是她对于孩子的耐性,了解和把控能力是值得我们学习的。我想和大家分享下。

和多数家长一样,她属于民主派,也为孩子制定了放下手机的一系列约法三章

1、上学可以带手机,下课可玩10分钟

2、放学后做作业前30分钟可玩,写完作业后允许再玩1小时(作业正确率高 再+0.5小时)

3、周末每天5小时的时间,可以自由支配时间段

4、期中/期末考后当天晚上可以增加1小时

5、如果被发现偷玩别人手机等违禁条例,网络禁闭3天

6、遇到看剧就剩5分钟这类特殊情况可申请加开时间,加多少隔天扣多少,反之如此

7、成绩有进步、做好事、得奖等荣誉事件可以额外奖励1小时

8、平时想增加玩手机时间又不想被抵扣其他可玩时间,要用自己的劳动交换,具体时间看相应的劳动价值

从这些制度可以看出,大琼是有仔细考虑过各种可能发生的场景和孩子的处境了,宽严适度,有周旋的余地,也有严格的底线。虽然我们总说和孩子一起制定规则,但你是否真正设身处地为孩子着想还是强势性地,从内容就可以看出来了。

因为她和老公工作性质的原因,孩子自控力又薄弱,在约法三章后,她也听从了朋友的意见尝试用手机软件去管理,现在市面上针对孩子网络管理的软件是选择还是蛮多的。

很多家长反响都不错。所以其实对于这个时代的家长是幸运的,放在以前技术相对落后的时代,只靠人为管理的弊端太多,不可控因素也太多,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。

当然软件终归是软件,使用的人还是再家长本身,用好了也许是和孩子缔造亲子关系的桥梁,用不好可能就成了侵犯隐私的恶人。

有些家长可能在用软件这件事上一开始就败下阵了。毕竟说得再好听,管控软件终归是是阻碍他为所欲为的讨厌鬼,加上现在小孩自主和维权意识很高,要想让他们乖乖配合真的很难。

大琼一开始也是一厢情愿的。其实孩子排斥无非觉得侵犯隐私呗,她也不争,先请儿子和他一起研究,怎么用格雷盒子,怎么绑定,怎么设置时间管理,软件管理,怎么看每天动态……把步骤内容赤裸裸操作给孩子看,然后耐着性子”你说我是看你跟哪个小妹妹聊天了呀还是天天看你浏览记录了,你要是行的端做得正我查你干嘛,你要是行不端我才会知道,你以为你妈我天天闲着光盯着你做事吗?…”

大琼这人说话比较东北大妞,风默有趣,也不摆家长那套,就算是说教都能说得逗趣连连,孩子也更容易接受和理解。其实无非就是告诉他“我做的一切只是为了履行我们的约定,不然一开始定这个干嘛呢,这是我们双方商量的结果,也是为了更好地培养你的自控力,当你逐渐自律的时候,你就不需要任何辅助了。

我问她,那这样有条不紊地执行就可以了吗?她一脸无奈地看着我“我规定你每个月只能喝10杯奶茶,一阵子后你就不爱喝了吗”“……”

她说其实归根究底还是不够了解孩子,我们总是习惯性地以为孩子上网就是打游戏,没来由地爱玩,但从没真正地去想他每天都在干嘛呢,他为什么就沉迷了呢,他到底喜欢什么呢?这三连问把我问懵了。作为父母,即便我们口口声声说着平等,做朋友,但实际我们只在孩子“作恶”的时候最关注的他。我们善于从结果总结方法,却很少去追究原因。

大琼喝了一大口茶“虽然我和我儿子关系还不错,但还是不够了解他,他终归对我有隐瞒有防备,下意识地认为我是站在对面的人,你知道有时候孩子反抗你会带着你明明一点都不了解我,凭什么对我指手画脚的想法,即使我是错的”

格雷盒子上可以看到每天孩子的动态,她做了功课去观察,孩子每天什么软件用得最多,哪个游戏玩得最频繁,每周每月的变化是什么。慢慢地开始掌握孩子的一些兴趣和规律,配合他的兴趣制造些话题,开始了漫长打入孩子内部的长期战役。

而这一切都是为了让孩子能更好地听进她偶尔的劝导,其实要解决沉迷手机是一场非常枯燥,反复,漫长的过程。没有一蹴而就的方法,约法三章可能被各种各样的事破坏,也可能因为亲子关系的恶化而彻底瓦解教育的苦心。

防沉迷的大纲我们都有,但解决方法从来不是固定选项,更像一道解答题,有时你写了一大堆解析,仍然得了一个大大的0分,而孩子就是给我们评分的那个人。

以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,如若侵权请联系删除